13 岁少年涉锤杀父母,如何阻断“寒门出逆子”

发表时间:2019-01-24

━━━━━

父亲对罗某很是宠爱,这一点邻居跟老师都能够作证,他们利用了“溺爱”这个词。

罗某答复:“我的母亲是本地的,谈话有乡音,但在小区街坊面前很亲切,在邻居眼里很贤惠,在家中是个好妈妈,好妻子,我妈妈让我心变得坚强了,也让我在街坊眼中成为好孩子。”

溺爱或者可能这么懂得:在生活中百依百顺,要钱给钱 —— “零花钱素来不少过他的,还不够他花。”

理解母亲和家庭的境况,对他来说是一个艰苦。父亲以为他是一个“畸形”的孩子,中年得子,欢喜鼓励,但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弑杀双亲 ——

少年缺少父母的陪伴,会导致性格上的冷漠,也会导致他们对人与人关系理解的偏差。

让人痛心的是,罗某心中也曾经有深深的爱意。

随着媒体的跟进,湖南衡阳 13 岁少年罗某锤杀父母案的细节开端浮出水面,那个 13 岁的“恶少年”的形象开始丰满起来,他开始被还原成“人”的形象,而不仅仅是让人感到害怕的符号。

这样的回答,真虚实假,既有中学作文的套话,也有隐藏切实主张的痕迹。

很多城市家庭与不少地方的学校教诲,并不精巧到留心学生心理状态的水平,距离关照每一个孩子的心理,更是相距甚远。

一次考试中,有一道“看图谈话”题:老人笑眯眯坐在椅子上,年轻人在给她洗脚。

全文 1609 字,阅读约 3分钟

罗某写道:“尽孝在当下。孝敬双亲长辈,关爱家人,不仅仅是长大成人后的事,咱们应该用举措来表白孝顺之心。”

罗某的母亲,有先天智力妨碍。老师曾部署一道语文题:“请联系实际说说你的母亲对你的影响有哪些?”

溺爱?一个错误的理解

▲资料图。

但作文与事实,究竟隔着捉摸不透的人心。哪怕他只是个孩子。

被忽视的信号:他的问题跟答案